他抢哨兵枪

2020-02-29 17:19

张女士表示,事发当天她并不知道这个事情,直到第二天(2013年6月23日)看新闻才知道丈夫所在的厂发生了枪击案,其中有一个死者就是张某。随后,张女士就一直打老公手机,但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由于张女士用的是其丈夫留给她的手机,无奈之下,张女士拨打了通讯录中,丈夫同事李经理的电话,得知“你的老公遇害了。”

第一次杀人:2013年6月22日17时许,在宝山区上海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持械打死同事张某,从宿舍取出猎枪,乘黑车逃往浦东周浦。

宝山枪击案嫌疑人希望快审快判 未做太多辩护

据范某交待,打定了抢枪的主意之后,他曾前往一处海军某部队。他上前与哨兵攀谈时,该哨兵很和气,还热情地给他指路。范某觉得这个兵不错,因自己也是当过兵的人,想来想去没忍心下手。于是,找到另一处部队所在地,用猎枪杀害这里的哨兵,并抢夺了枪支。

在法庭上,公诉人在起诉书中指出范杰明的儿子何某一起杀害第一位死者张云峰,范杰明在庭上否认其儿子何某参与杀人,他承认何某在现场,但只帮助他搬运掩藏尸体。

公诉机关称嫌疑人范某作案手段残忍 应从严惩处

张女士告诉记者,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我们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好,他是一个很温和、和善的人。现在我的压力很大。”张女士说,在自己老家那里,如果老公死了,自己带着孩子就会被人看不起,现在张女士连门都不敢出。张女士还坦言,案子的很多细节,她是今天才知道,现在就觉得自己的天塌下来了,很无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平复。

开庭前,审判长宣布:根据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对于重大案件被告人,可能发生自伤、自杀等危险行为的被告人,不得解除戒具。因为本案系重大案件,且被告人在看守所曾发生过自伤行为,所以今天庭审不解除被告人的戒具。

有人懊恼,若案发当日自己在场,老范或许就不会杀人。办法很简单,只要在老范生气的时候,帮忙劝上两句,拉上一把,给老范一个台阶下。或许,就风平浪静了。因为老范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法庭上,老范自省杀人动机,就是"没面子",他说工厂的资产跟他无关,但"那些人看不起我",在外面没面子,工厂经营没搞好,在承包工厂的亲戚面前没面子。

范杰明称,后来自己又驾驶“黑车”进入广裕公司厂区内,当时自己身上背着抢劫来的自动步枪,手里拿着猎枪。范杰明回忆当晚时表示,自己看到现场有警车警灯闪烁后,本来不想惊动警方,但当时杀害张老板的愿望太强烈了,所以想绕开警车和警察,杀死张老板。在谈及自己为何再次返回厂区杀人,范杰明直言,当时杀害张老板的愿望太强烈了,即便看到公安也不能罢手。

据“解放日报”微博报道,2013年6月22日,工厂办公室主任范杰明用猎枪杀了6人,4人伤。今日开庭,庭外家属失声哭泣,哭完恨说“要他死!”据翻看过卷宗的受害者家属说,范杰明最愧疚的是杀了两位无辜者——哨兵和卖菜司机。

包括化工厂负责人李某的家属、被害司机卞某的妻子及女儿、被害哨兵家属今日都到庭旁听案件审理,被害司机卞某的妻子更是情绪激动痛哭不止,其女表示对父亲被害十分震惊,但对于细节了解甚少,感觉案件十分离奇。

范杰明自称,过程发生在霎间,儿子当时坐在仓库内窗户旁,并未动手之后,范杰明用塑料带装张某的尸体,并让儿子盖住尸体。之后,因为儿子有事,范杰明让儿子先行离开厂区。

范杰明回忆,他想起宿舍有枪支弹药,他回宿舍拿了枪支,并放到厂区外他自己的车内,然后又翻墙进入宿舍,清洗了身上的血迹。在这个过程中,范杰明遇到张老板在找张云峰,发现厂区都找过,都没发现张云峰。所以要求范杰明打开被他锁住的五金仓库。打开仓库后,发现张云峰的尸体,于是报警。

庭审自上午9点半开始,范杰明到庭应诉,他身着蓝色棉衣和迷彩背心,看上去情绪稳定,回答法官问题思路清晰。主法庭内,多名被害者家属出席旁听。

从今天庭审透露的信息来看,范某因仓库设备材料在案发仓库与被害人张某发生争执。范某被张某殴打,因想报复,从桌子下拿起了硫酸。范某回宿舍拿了注射器后返回仓库,张某此时已经离开仓库。随后,范某再次遇到张某并返回仓库,因仓库内剩余不锈钢再次发生争执。

公诉人以现场勘察查获的猎枪弹壳为佐证,证明范曾对潘某开过枪。而范某则认为,现场的弹壳可能是其口袋里遗落,并不能证明他开过枪。根据范某之前的供述,他并未向警员潘某开过枪,因为他认为“不能滥杀无辜”。范某最后打伤警员田某的步枪,在其杀害哨兵孔某抢劫到手时,枪内并没有子弹,在范某抢枪返回工厂的路上,为其装上了二十七八颗子弹。

第三次杀人:当晚逃至浦东某部队营方门口,枪杀一名哨兵,另致一名哨兵受伤,并抢走哨兵枪支。

范某称所持子弹已过期 否认向警察开开枪

下午庭审开始后,警方证人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严某出庭作证,经鉴定范某所携带的子弹均为有效子弹,完全符合发射条件。而在此前的庭审中,范某曾称自己的子弹过了有效期,有些已经3、40年了。对此,专家鉴定表示,子弹是否有效和子弹的有效期无关,而范某还是坚持要根据有效期认定。

2013年6月22日晚,上海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内发生一起枪击案,该公司办公室主任范某在厂内持械将同事张某击打致死后,以猎枪相继射杀社会营运车车主卞某、部队营房哨兵及化工厂负责人李某等5人,另致4人受伤。

范某先在张某的右后方用装有硫酸的注射器朝张某右脸喷射。张某随即捂脸蹲下并出言威胁,范某于是拿起铁棍朝张某头部打去。“第二下打下去,我看到他头上有白色的脑浆出来了,估计他已经死了。后来怕他没死,怕他叫,我又走到他前面,又打了好几下。”范某自述道。

辩论中,范某几乎没为自己作太多的辩护,他希望法庭快审快判,维护受害人的利益。

第四次杀人:当日23时许回到工厂后,在门口枪杀“老厂长”李致中等3人、击伤2人,进入厂区后又射伤一名民警,随后被制服。

当天晚上23时15分许,警方将犯罪嫌疑人范某抓获。据查,范某,1951年出生,上海市户籍,系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6月22日,作为承包方的范某因工厂设备转让纠纷,再次与公司注册人李某、同事张某等人产生矛盾并引发争斗,范某持械将张击打致死。范某先后杀害同事、社会运营车辆司机、部队哨兵等6人,并抢劫枪支。

犯罪嫌疑人范某在回忆时,非常冷静,对一些细节记忆也非常清楚。庭审现场,受害人家属一边听着范某对当晚的回忆,一边哭泣,其中一位女家属因为“太残忍”了哭泣不止,走出了庭审现场。

范杰明回忆道,杀害黑车司机后,他驾驶抢来的黑车从浦东驾车前往宝山,因为想到厂里人多,又担心他们也像黑车司机一样以为自己手里的是假枪,于是想去部队营房抢一把枪。范杰明第一个到的营房见到三个年轻士兵,假装问路的范杰明被士兵热情接待后,想到自己也曾当过兵,于是放弃驾车离开。开车时范杰明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把枪,于是来到第二个营房。开枪射击两名士兵后抢劫一只冲锋枪离开现场。

第二次杀人:当晚逃至沈杜公路近沪南公路时,枪杀黑车司机卞某,驾车向浦东北部逃窜。

范杰明在庭上为滥杀无辜道歉,尤其对不起哨兵和黑车司机。可道歉有用吗?司机的女儿坐在记者身边,红着眼死盯着范杰明。因为父亲的死,她高中辍学,没心思念了。

范某已在强调,张某系其一人所杀,与他儿子何某无关。他透露,2011年时,厂里发生纠纷有人打架,他怕自己被打,曾经把儿子叫到现场,为其“保驾”,而案发当天,把儿子叫到现场,同样不排除为其“保驾”的目的。“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不关何某的事,我犯了大罪,对受害人家属表示深深的忏悔,我的内心也很不安,希望法庭快审快判,维护受害人的利益。”

在下午的庭审现场,记者采访到了枪击案遇害者张某的妻子张女士。虽然时隔半年,但张女士表示对她来说,事情彷佛发生在昨天,两个孩子也一直不肯接受爸爸已经离开他们的事实,只是坚持说“爸爸只是去上班了,会回来的!”张女士还告诉记者,她与张某有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的女儿,儿子刚买五岁。

范杰明说,在对方报警过程中,他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前妻,一个给他二哥,告诉前妻他出事了要她和儿子好好过,而打给二哥的电话则说自己杀了人,让二哥好好照顾儿子。打完电话的范杰明看见张老板方的人围住自己,又看见他们有人手里拿东西,担心被打,所以逃跑。

目前,上海宝山枪击案已审理结束,将择日宣判。公诉人当庭建议法院,对被告人范杰明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张老板”究竟何人?在范杰明的心中,张老板是让厂区陷入混乱的罪魁祸首,是一个收废品的老板。在庭审过程中,范杰明很冷静,他在庭上直言自己是厂区的办公室主任,但除了财务和销售外,厂里都是“我一人说了算”。

出庭不解除戒具

公诉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员陈为钢、许靖,代理检察员陈加、杜佩丽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李致中的近亲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钟国林律师,被告人范杰明及其辩护人程培新律师到庭参加诉讼。

多次与被害人争执 称想报复

在法庭辩论环节,公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范某作案手段残忍,造成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犹如一台杀人的机器,受害人中,有年过八旬的老人,也有未满十八岁的年轻人,有人因为毁容生不如死。范某“杀了人已经死定了,再杀几个又怎样”的想法,已经打破了正常人的心理底线,不具备任何法定、酌情从轻的情节,希望法庭数罪并罚,从严惩处,判处死刑,而这完全是其咎由自取,是其肆意妄为的应得制裁。

犯罪杀人“与儿子无关”

范杰明称"张老板"罪魁祸首 直言"厂里我一人说了算"

法庭上,范杰明对起诉书提出数点反对,包括,作案无预谋;其子未动手,只是拖动并掩藏尸体;其作案动机不是泄私愤,而是利益有矛盾;公司员工证词有偏颇,并指这些员工不适合做证人。据悉,此案计划审理两天。

据范杰明供述:当晚23时许,他回到工厂后,在工厂大门口遇到李致中等人,便开枪杀害李致中等3人、击伤2人,进入厂区后又射伤一名民警。在工厂开枪时,由于民警身着便衣,并不知道自己开枪打的是民警。在打伤民警后,范杰明被制服,一天之内共造成6人死亡,4人受伤。

13日下午六点左右,上海宝山枪击案中犯罪嫌疑人范某做开庭审理的最后称述时称,自己犯了很大的罪,对不起被害人的家属,愿意接受惩罚。

法庭上,被告范杰明承认,大部分被害人都是他用猎枪打死的。枪弹系他2000年用1万元买来的。

死者家属“要他死”

范杰明回忆,之后他带着自己包又去前妻那里拿了个拉杆箱,这些包和箱子里,藏着的是手榴弹、雷管、弹药,还有他自己改装后的枪支。他走出前妻家后,拦了一辆黑车,在车辆行驶至沪南公路、沈杜公路附近,范想抢劫黑车,司机卞某以为抢是假的,在反抗中,被范某一枪打死。

范杰明多次强调犯罪杀人“与儿子无关”。他抢哨兵枪,就是想为了回厂里杀人。抢枪后他装上了28颗子弹,回厂里后,他手持猎枪,肩挎哨兵枪,口袋装手枪,还带着大量弹药和雷管。